当前位置:主页 >> 安防

寒玉无心被救

2019-10-21 19:03:58|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老人将身世告诉寒芷心后,心里一片释然,欣慰地笑起,渐渐地合上眼,再不开口说话,直至握着寒芷心的那只手无力地垂落。

寒芷心这才发现,师父真得走了。

“师父!师父!”寒芷心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

忘尤望着屋中那道纤细的人影,素指紧了紧。

还是来晚了一步。

老人体内的毒太深,三魂七魄早就支离,却用禁术留了一魄在体内,目的就是等着自己的徒弟回来。这种禁术一起,对魂灵的伤害极重,纵是他是神,也救不回老人。

如此看来,老人让寒芷心去取那支千年人参不过是个借口,他是不想让寒芷心看着自己毒发的惨样。

忘尤叹气,刚想步入屋中安慰寒芷心,背后一股阴风刮来,屋檐四处悬挂着的铃铛簌簌作响。

忘尤瞧着那股阴风,凤眸一眯,迅即隐去了身影。

阴风带着数千根树枝,如群蛇出洞般,蜂涌着朝小屋奔来。转眼,小屋已被树枝团团缠绕,屋梁瞬间断了好几根,扬尘四起,摇摇欲坠,看似就要倒塌。

忘尤见之俊眉一蹙。

不知这树妖与这对师徒结了什么仇,怎会在这个时候来趁火打劫。

刚想出手阻止,却见屋里的寒芷心已有察觉。

寒芷心脸上的泪痕未干,听闻铃铛作响,心中警铃大作,用手背将泪水拭去,继而将血书和玉镯一一收起,提起桃木剑,劈开缠绕在窗前的树枝,瞬间飞了出来。

树妖挪着宠大的身躯步步而来。

那些树枝如蛇般在舞动,看到寒芷心,树妖停下脚步冷笑道:“把燕赤南交出来!”

燕赤南正是寒芷心师父的名字。寒芷心一怔,想到师父刚过世,树妖就上门滋仇,不由将桃木剑紧了紧,面上却强自镇定。

“大胆树妖!你作恶多端,上回师父对你手下留情,未伤你性命,这回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休怪我!”

“呵呵!臭丫头!休瞒我,燕赤南是不是死了!”

寒芷心面上一僵,见心思被对方猜中,握剑的手有些僵硬,不过很快又将心绪调正过来:“怎么会呢?师父他老人家在屋里睡觉,还是不要打扰他老人家!对付你这么个小妖,哪用得着他老人家出手!”

说时桃木剑挥上,将树妖伸过来的树枝斩断。

树妖并不罢休,见寒芷心修为不高,两根枝条一拉,瞬间夺走她手中的桃木剑。

寒芷心失去了护身法器,被树妖横过来的树枝挥打震出老远,心口一闷,趴在地上大口吐血。

寒芷心捂着作痛的心口,望着眼前即将倒塌的屋子,不顾一切地飞了进去。

她不能让树妖毁了师父的尸骨。

寒芷心告诉自己,就是拼了命也要护住师父!她好恨自己,这十多年来没有聆听师父的教诲好好习练法术,不然也不会连累师父被树妖打伤,都是她害了师父!

那树妖似乎发现燕赤南已死,得意的哈哈大笑,掷出一根树枝将燕赤南的尸体从屋中拖了出来。

“师父!”

寒芷心惊呼,瞬间扑了过来。趁着树妖走神,拾起地上的桃木剑,一个飞身插入树妖心口。

那树妖没想到她会来这招,恨得咬牙切齿,身躯一晃,无数根枝条舞动着齐齐挥来,将寒芷心上下绑了个严实。

寒芷心不甘心地挣了挣,却动不了半分,只能恨意满满地望着树妖。

“燕赤南,你也有今天!当年你杀我妻儿的时候,怎没想过会有今天!看你这徒弟细皮嫩肉的,想必她的血一定很香!燕赤南,我要你血债血偿,要你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徒儿,被我一点点吸干血的!哈哈!”

寒芷心被树妖勒得已快窒息,嘴角不停地往下淌着鲜血。

树妖突然打了个寒颤,回头一望,见寒芷心的血滴落的地方,冒起了丝丝白烟,须臾间,冒烟的地方熊熊燃烧起。

树妖一怔,不得不放开寒芷心。

寒芷心也发现自己的血居然能克制树妖,心中一喜,干脆拔出腰上的匕首割破手腕,让血水流得更多些。

树妖吓得面色青白。

这丫头到底什么来路?

更多的血水,被涂在树妖身上,树妖痛得哇哇直叫,却逃不开。他身上已有多处着火,而这种火却不是一般的火,纵是他用法术也灭不了。

刹那间,树妖已被大火包围,终于不得不放开燕赤南。

寒芷心因为失血过多,面色煞白,见树妖放了燕赤南,赶紧将燕赤南扶住,却因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忘尤瞧着这个倔强的丫头,无奈地摇头。

点了她身上几入穴位,替她止了血,却在沾到她血的那刻,打起哆嗦。

这血有股灵气,像是那种克制妖魔的圣水。她真是个普通人么?

罢了,先不管,救人要紧。

寒芷心醒来时,头疼的厉害,见自己躺在个陌生地方,不由大吃一惊。

她撑着床沿坐起 ,却被手上的疼痛吸引了注意力。

抬起手腕一瞧,见腕上已被包扎,微微一愣,拆开布条一看,见有条指节长的粉色伤疤,这才相信,那些并不是梦。

“师父!”倏然间想起燕赤南的尸体还没入土,慌忙起床。

动作幅度过大,不免又牵动了伤口,疼得她俏脸煞白,冷汗簌簌。

“动什么动!”

忘尤气恼地冲她步来,将她按回榻上。

“啪”

寒芷心看清来人,红唇一咬,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忘尤被打得蒙在那里,抚着被打得半边脸,一脸纳闷。

做了好事也要挨打?太没天理了!

“喂!我可是好心救了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忘尤恼火地道。

想他堂堂一介上神,今日竟被个小丫头给打了,这若传出去,好伤他自尊!

“谁要你救!若不是你,师父也不会死!”寒芷心说着说着泪水簌簌直落。

若不是狐妖抢了她的人参,师父也不会死,都怪这死狐妖。是他害死了师父,现在却装成好心,她才不要领他的情!

忘尤见她泪眼婆娑的,抚抚脸,微微一笑。

原是为了那一茬事,罢了,他承认,那事是他不对,可就算她拿了那支千年人参也救不回那老头。

可这种话,现在说出来, 这丫头也未必会信。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今天有三更的哈!下午还有,一会再见!

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