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安防

玻璃心

2019-10-21 20:09:47|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雪之狸一个读者群,迷狸,一个恐怖小说作家,我喜欢的作家之一,他在他的故事里,在群里求助。

我去了他所说的城市,他所描述的音乐房,也许,他的求助只是制造恐怖气息的伎俩,但我依旧选择相信,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音乐房,就像他在小说中描述的那些阴森且弥漫着恐惧一个女孩,面向他背对我,而迷狸的恐惧并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我从女孩的背后一把抱住她,为迷狸制造机会逃跑。

按照常理,我应该在半秒内,和那个女孩摔在音乐房的地面上,可是,事实上,只是我和她一起上,只是我和她一起在黑暗中永无休止地坠落

“你还那样,比起自己还是优先想着别人”

红色的连衣裙,在黑暗中格外耀眼可我不记得刚才那个女孩是穿的是红色的连衣裙

"幼月!?"我不禁喊出了她的名字

不知不觉,我们缓缓地落到了地面。幼月,我一个拙劣作品里的女鬼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站在我的面前,无论是外貌还是身材,都如同我虚构的那般美丽。我仔细打量着她,总觉得她的身上还少点什么。

"为什么是你这种人创造了我。"幼月斥责着我

适应了黑暗的双眼,我能看到她的眼睛里的泪花

"还差点什么。"我仔细看着幼月,只有她属于我,这个世界上唯一属于我的美女,即使我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屌丝

"对了,差点饰品,这样的美女,要是在配上一幅耳环什么的,就极好了。"我看着幼月兴奋地说着。。

我创造了她,我不希望她比任何人差。

"你在说什么?"幼月焦急地说着,"要不是在你扑向女鬼的那一瞬间,我带走了你。。。"

她顿了顿"算了,不说了,那个女鬼很危险,我想想办法让你回去。。是你创造了我,我必 须帮你。。。"

幼月的身影,随着她的声音逐渐消散,她的美丽面庞却在我的心里久久不能散去。回去又能怎么样?回不去又怎么样?在我的面前都变得无所谓了,甚至是迷狸是否已经成功的逃脱,也变得毫不重要

即使是我这样的人,这样的文章也能创造出这样的美女,无论是人是鬼,都已经足够了四周漆黑如夜。我想给幼月一对耳环,可这里让我无计可施,即便如此,我依然期望着奇迹,而奇迹似乎总是会眷顾期望着他的人,白色的衣服,复古的打扮,一个不亚于我的幼月的女子出现在我的眼帘,她用殷红色的眼睛瞟了我眼“你是个活人,怎么会在这?”

此时的我,已经大概了解到了部分艺术家为何愿为自己的作品而献身,即使我的作品极其的拙劣不堪,但我也体会到了那种不言而喻的感受,即便是如此恐怖的女鬼,如此恐怖的问话,我也丝毫不在意。

那白衣女鬼看着我不跑也不回答,颇感好奇,走过来仔细看着我,而我,却注意到了她耳朵上的耳环,两个黑色圆环的造型,如果,如果是幼月带着的话,一定很棒,能让她忧郁的美感再徒增几分高贵。

“请问,你的耳环,可以卖给我吗?”我急切的向她发问,已经顾不上她是人是鬼。“哈?”白衣女鬼感到惊讶,她围着我慢慢转圈,仔细的观察着我,冷笑着说道“还真是个怪人,我见过大叫逃跑的,见过跪地求饶的,见过晕倒在地的,像你这样,一见到我就找我问耳环的,还真是头一回见,名字?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手里紧握着刚才拿出的钱包,“九尾太,如果你可以把耳环卖给我的话,多少。。。”想着推迟了还没发的工资,想着手中扁扁的钱包,不是高富帅的我硬硬生生地将‘多少钱我都愿意出’这句豪言壮语硬生生地吞进了肚子里,随之说话也没了底气,“我。我愿意,用我身上的任何东西来做交换。。”我开始颤抖,心里犹如待宰的羔羊,即便如此,我依旧有不放弃的理由,我仿佛能看到幼月带着耳环高兴的表情,我能猜想到幼月第一次从我这收到礼物的兴奋,她一定会很高兴,不是我通过电脑键盘敲击给她的,而是我亲手交给她的礼物,一定会像刚刚我第一次看到她,第一看到自己的创作活了过来,那样的激动,高兴,兴奋

“假如我要你的命呢?”女鬼的话,好像一盆冷水,将我的妄想浇了个透心凉。必定生命,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

“这可只是一个普通的耳环哦,不是什么奇怪的宝贝,即使在你们人类的大街上都能买到。”白衣女鬼取下了耳环,笑着,说着,仿佛很乐意看到我失言的样子。

我用生命去换取一对耳环,值得吗?或者我真的还有机会回去吗?回去了之后,还能见到幼月吗?即使留在这里还会遇到其它拥有耳环的鬼吗?或者,死了,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也许可以和幼月在一起,不会再为因为自己是屌丝而找不到女朋友而困扰,不会因每天同样的生活模式而乏味。

“我同意。”三个字掷地有声。。女鬼惊讶的看着我,“是送给自己喜欢的人吗?”她的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我犹豫的点了点头,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她是我用心创作的作品,这种感情,应该足以算是喜欢。“西爱,我叫西爱,记住这个名字,夺走你生命的名字。”西爱说着,将她的耳环,轻轻地放在我的手中,然后离开了。此时,我感觉到,我已经死了,毫无痛苦的死亡,我的生命已经被西爱带走。

幼月匆匆赶来,迫不及待地将一颗玻璃心戴在了我的脖子上,兴奋地对我说“有了这个,你就可以回去了。”而我也拿出了那对耳环,幼月看着耳环眼里放出如同孩子般的光芒,“这个送给我的吗?”,我点了点头,取下玻璃心,对她说着:“我已经没办法回去了。。因为我。。死了。”幼月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语,可我将两样东西放在她手上的时候,耳环,玻璃心穿过她的手心,掉落在地上,她抬头看着我,眼泪不住的滴落,如同珠子一般,滴到地上的水晶心上,她哭着对我说“你知道吗?我已经没办法带起这对耳环了,作为让你回去的代价,我已经无法触碰到任何东西了。。。。”

深夜,一位美女正坐在电脑前写着自己的鬼故事,她是我的师傅,陈晓之,我就站在她的身后,最后一次看师傅的文章了,晓之看不见我,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的这副模样,也不想吓到她,她是我最敬爱的师傅,我在她专心写作的时候,偷偷的将耳环和玻璃心放在她的桌上“对不起了,师傅,我辜负您了,必定,死了就当不了作家了呢~这对耳环和这个颗玻璃心,就当是徒儿给您的最后的礼物吧。”说完,我就离开了,如果做鬼真像世人所说的那样,我和幼月会给予我所有认识的作者还有雪之迷群里的大家,满满的祝福~

作者寄语:前面详情。《迷狸鬼故事之蜡的烛心》

美女图片大全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