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安防

与巨乳女司机的一夜疯狂

2020-03-26 11:36:55|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李俊停了车,回过头眼神复杂地对凌羽说,能坐前面来吗?凌羽当然知道从后面坐到前面意味着什么,犹豫了两秒,还是坐过去了。李俊的唇一下就压过来覆住了她的,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就从衣服里探进去了。凌羽轻轻地啊了一声,压抑的激情像火山寻到了出口。在这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凌羽就在这辆帕萨特狭窄的坐椅间缴械投降结对搭顺风车悄无声息地在城市中流行时,女主人公凌羽也尝试了一回。可她所搭的这辆顺风车竟在前往幸福的爱情路上越行越远。

  此有一27岁已婚女子,品貌端庄,家住城西,城东上班,惜路途遥远,坐公交太累,打出租太贵,欲寻一顺路的私家车,一周五天接送,月费300元。有意者请跟帖。

  凌羽此举,实属无奈。她上班下班必坐的13路公交车,好像永远都是人满为患,更何况水蜜桃一般鲜艳成熟的少妇少不了在公交车上成为某些不良人士偷袭的对象。好几次,凌羽冷不防便被人在胸前抓了一把,或是被捏了把屁股,心里像吞了苍蝇般难受。

  晚上在qq上向老公诉苦,老公只宽厚地笑。知道凌羽辛苦,但他实在是无能为力。两个人相隔千里已经三年,一年到头相聚的时间有限,平时只能在qq上安慰一下,时间长了凌羽免不了在心里抱怨,话说得再好听也不过是纸上谈兵,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要自己解决。

  当结对搭顺风车像风一样刮进这座城市,开始悄无声息地流行时,凌羽也就跃跃欲试了。

  凌羽的顺风车是一辆帕萨特,帕萨特的主人叫李俊,在保险公司做事,年纪和凌羽的老公差不多。

  每天早上李俊都准点停在凌羽家楼下,大家都是成年人,也就没有青涩年纪里的忸怩作态,两个人客客气气地说笑,礼貌地打招呼。

  有了这辆帕萨特,凌羽的生活从容了许多。早上可以多睡半个小时懒觉,化妆不必担心挤车的时候弄花了脸,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后座不再有被色狼骚扰的担心。

  李俊的声音很好听,浑厚磁性。20分钟的车程,聊聊天气,聊聊最近的时尚话题,单位的趣事,空气总不至于太沉闷,甚至可以说,旅程较为愉快。

  心情怡然的凌羽开始在后座偷偷地观察李俊。隔着薄薄的衬衣,凌羽能窥到他结实的肌肉,脸部轮廓很明显,下巴总是刮得青青的,想来胡子的生长速度喜人。

  曾经有一闺密对凌羽说,胡子长得快的男人雄性荷尔蒙分泌也就旺盛,那事也就很男人。李俊刮胡子挺勤的,是不是意味着那事很行呢?凌羽想出了神,李俊从后视镜里看到她表情异样,问,想什么呢?凌羽啊了一声,偏了头看窗外向后退去的行人和高楼,脸上隐隐有些发烫。她想自己真是完了,怎么会想到那方面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凌羽和死党小凡私语,说自己完了,几乎什么事都能联想到那上面去。小凡说,这是欲求不满的典型症状,快点儿叫你老公回来解决问题吧。凌羽啐她一口

  ,心下怅然。和李俊渐渐微妙起来。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两个人相处时有些不自在了,特别是车里流淌着轻柔舒缓的音乐时,凌羽深切地感受到了那种孤男寡女同处一车的暧昧气息。

  李俊渐渐沉默,好几次凌羽发现他从后视镜里专注地看着自己。那种眼神,让凌羽心慌。她预感到危险,却无力去逃。

  李俊改变了行车的路线,同时减缓的还有车速。原本20分钟的车程现在开出了50分钟来。暧昧是显而易见的,凌羽明白他在试探,他是个聪明的男人,用了这样隐晦却明白的方法。假如凌羽表示异议,他可以说,啊,对不起,今天我有点儿私事要处理,从这儿绕一下。既明白了对方的态度,也不失风度和脸面。

  是的,他已经开始出击,并且把决定权抛给了凌羽。

  凌羽知道是自己表态的时候了,她心里七上八下,既期待又害怕。那一段时间,她特别喜欢红灯,每多停留一秒都觉得幸福。她当然知道自己在玩火,可是她舍不得说出那个不字来。

  黄昏,李俊将车开出了城区。帕萨特在乡间公路上狂奔,天色渐渐阴暗。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李俊停了车,回过头眼神复杂地对凌羽说,能坐前面来吗?

  凌羽当然知道从后面坐到前面意味着什么,犹豫了两秒,还是坐过去了。李俊的唇一下就压过来覆住了她的,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就从衣服里探进去了。凌羽轻轻地啊了一声,压抑的激情像火山寻到了出口。在这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凌羽就在这辆帕萨特狭窄的坐椅间缴械投降。

  李俊自然不肯再收那300元钱。凌羽心里感觉有些不是滋味,好像她与他上床就是为了节约那300元钱似的。

  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很多。因为顺风车的关系,几乎用不着刻意寻找。有时候,李俊早上会提前一个小时来将凌羽堵在被窝里,用缠绵将她唤醒。晚上,则把车开到僻静的地方,吹着夜风沐着月色在帕萨特的后座上释放激情。

  李俊叫她宝贝,叫她心肝,在她身上留下处处青紫的印痕。凌羽前所未有地容光焕发,伏案工作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哼起小曲儿,现在的凌羽,是幸福的、满足的,也是忐忑的。对老公不能说没有愧疚,毕竟那是她曾经发誓要永远相守的爱人。

  她照例把自己挂在qq上,但已不太讲话。两个人不在一起生活,能和他说的,毕竟不多,她已没有苦要诉,更怕话说多了会有失言之处,然后不断地用一个谎言去圆另一个谎言。她没了话,老公的话自然也越来越少。两个人的头像都亮着,却保持沉默。慢慢地便不再总挂在qq上了。

  隔几天打个电话,凌羽觉得,她和他,是越来越远了。曾经深爱,但爱在现实面前消磨殆尽。她的心,

  她的身体,现在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一个叫李俊的男人。以己度人,这样的生活对老公而言又何尝不累,也许在她之前,他已经有了如她一样的激情插曲。这样想着的时候,凌羽的心还是酸的。世事总是这样,即使是肿瘤,割舍的时候也还是痛的。

  和老公这样两地分居,凌羽累了,她想有一段实实在在的婚姻,有个可以天天陪在身边的丈夫,和他生一个孩子。也许,李俊是个不错的老公人选。想着李俊对她的痴迷,凌羽悄无声息地笑了。凌羽从来没有这样丢人过。一个女人气势汹汹地到办公室找凌羽,开口就要凌羽把她老公还给她。凌羽猜到她是谁了,说了句我不认识你老公就想走。那女人冷笑,说我老公身上哪里有颗痣你都一清二楚,你还说不认识,你可真会装。说着劈手一耳光扇过来,声音清脆响亮。公司的人都围过来,将两个人隔开。凌羽挨了这一耳光,脸上火辣辣地疼,且无地自容。保安将那女人轰了出去,面对着众人的目光,凌羽气愤地说,神经病,臭三八,和她老公说句话都怀疑别人在勾引她老公,她以为她老公是谁,刘德华第二?呸,给我提鞋我还嫌不配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