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机械

北京通州末班车完结篇

2019-10-21 19:51:02|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上一篇:《北京通州末班车(十一)》

因为714谐音是‘妻要死’,所以我对这个数字印象特别深刻。

我的记忆力还是蛮好的,比如记得上证指数跌破千点是在6月6日;比如宝钢权证在上交所上市是8月22日;比如小焦12日发生车祸,13日他回来时跟我说,是12日早6点钟,刘总打电话让他去公司去石家庄的。转天,再问他,他又说是11日晚,刘总通知他12日一早去石家庄出差的。这前后矛盾的说法,小焦肯定会以记不清为借口,但是我却记得特别清楚。

“小周,这是我和我爱人的,生日阴历的,先让大师给测一下,再帮我约个时间跟大师见面。”见我发愣,刘总和蔼地对我说。

“没问题,刘总,您等我消息。”拿着钱和那张便签,我就出了刘总办公室。小林再看我总是肃然起敬的眼神。

下午的时候,我给表舅打了电话。告诉他,先给我们老板测测名字,老板想见他,已经给了他3千劳务费,让他明天马上再来北京。本以为表舅会兴高采烈地答应,哪知,他却淡淡地说,让我先把老板的名字和生日,用短信发去,看了再做决定。

晚上都下班了,表舅还没打电话来。等我回到住处,忍不住给表舅打了电话。

“告诉你老板,我去不了。一周之内,他必有牢狱之灾。你别问为什么,就这么原话告诉他。 ”表舅说完,就挂了电话。

表舅的话让我楞了许久。看来这一万块钱该着不是我的。到现在,2万块都从我指缝里溜走了。关键是我怎么跟刘总说啊?表舅的预测哪儿有准啊。为什么表舅的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原先我的想法,最近公司的整体状况都不好,也没什么前途可言。如果表舅的预测有点谱,我先在公司混着;如果预测的就是满嘴跑火车,我正好辞职不干了。现在骑马找我还能从刘总那儿多拿点钱马呢,就是边打工边找工作。

思前想后,没辙,把钱退回去吧。不过得编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还要给自己留有余地。

第二天上班,我就去了刘总的办公室,先把一万块放到桌上。

“刘总,大师刚给小焦做法,又去唐山区政府,狠累心。大师说必须恢复元气才好才能给您测字。在我死乞白赖的要求下,大师先简单看看了您的名字和生辰,预测最近您可能有点麻烦。” 我抱歉地说,也只能编造一些虚虚实实的东西先对付着。

“哦,到底是什么麻烦?”刘总好像心里不安,隐约感觉到最近的情况不妙。

“大师说,那要等几天,仔细看过您的生辰八字才能确定。您的名字‘本’是象形字,好像人带枷锁,预示有牢狱之险。‘忠’拆开‘中’四画,‘心’是水撒出器皿。是预示您四十岁有难,以前走的太快,不稳,现在要损失很多东西。” 我看刘总没什么表情,看不出他信还是不信。

“还有您那里奥迪A6车,修好后,先别开,买挂鞭炮,放地上绕车一圈,点着就行,当然这事只能去郊县干。以后在车牌上的两颗螺丝上栓两个短的红布条,别遮挡牌照号就行。” 说完,我就准备出去了。刘总也没挽留我。估计是最近几天,有多烦心事让他已经疲惫不堪了。

作者寄语:有读者私下问我小说中其他人物的结局。 小马,孟师傅,小林,刘总,潘淑霞 背后都是有故事的,他们的事打算在下部小说中给大家说一说。可以说是这篇小说的’续集‘吧,题目暂拟‘北京六环离奇车祸’。敬请期待。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