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装潢

救救我

2019-10-21 18:42:4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再次见到心念,是在梦里。

心念是我大学同学,在大学里她和我是一个宿舍里的室友。心念长得非常漂亮,在大学里追她的人很多,可她却谁也看不上。大四那年,心念却和一个从农村来的土里土气的家伙好上了。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毕业后她放着留校的大好机会不要,却义无反顾地跟着农村男回到了他的家乡。

可现在我却在梦里看到了她,她满身是血,一直叫着我的名字,让我帮帮她。我满头大汗的从梦中惊醒,这一切都太清晰了,好像她就在我面前。我赶紧找出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才想起来早在半年前她的号码就打不通了,我以为是她换号了也没有多想,现在想想这两者是不是有联系,我越想越怕,再也睡不着,只好瞪着天花板发呆。想着让时间快点过去,天快点亮。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的梦,心念满脸是血的喊着她要回家,让我去帮帮她。打她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状态。我预感着一定是出事了,好在我知道他们那个村子,我决定去找她。

一路上还算顺利,经过一天的颠簸,终于来到了心念和我提过的那个小村庄的村口。这个村庄还一直保持着八九十年代的旧模样,好像和繁华的大都市格格不入,村庄显得没落而残败,空气中却又夹杂着丝丝凉意,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赶着一群羊走过来。我上前问他知不知道有一位从大城市来的女学生,两年前过来的。可他却似乎听不懂我的话,只用手指一个劲地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房子。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找到了这户人家,这是在村里唯一一幢2层楼房,在这个村里是最好的建筑。我走进院子看到房门口挂着村委办公室的牌子,才知道那个人的用意是让我来找村长。这时有一个50来岁的男子走了出来,我告诉他我的用意,他告诉我他就是这个村的村长,可他却不知道心念和她的男朋友,说没有这两个人,一定是我搞错了。怎么可能,心念明明告诉我就是这个村的,而且读书时那个农村男文辉的家乡就是这里,这一点我一定不会搞错。我看着村长,可他却不敢正视我的眼睛,像在逃避什么。凭着我当警察的敏锐直觉,村长一定在说谎,他一定有事瞒着我。我借口可能是我搞错了,但今天太晚了,回去不方便,想在这里留宿一晚,村长答应了,并把我领到了二楼的一间客房里,并叮嘱我晚上不要乱走,明天一早就得离开。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现在正是盛夏,房间里没有空调也没有窗户很闷热,我就爬起来想出去走走。等我走到一楼的拐角处,却听见有两个人在小声讲话。

“爹,你说那个女的是来找文辉两口子的,那怎么办?”一个年轻一点的声音显得有点急躁。

“什么怎么办,我和她说了,没有这两个人,她明天就会离开,你可不能再干傻事,等她明天走了就没有事了。”这分明是村长的声音,看来我想的没有错,真的有秘密,他们肯定知道心念的事情。

正当我回头想再四处看看的时候,却发现我后面有个小女孩一直盯着我看,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扎着羊角辫,直愣愣的看着我。“小妹妹,这么晚还不睡?”我以为是村长的亲人,想从她嘴里套出点话来,就故意和她聊了起来。

“姐姐,你快走吧,这里不安全,他们不是好人,快走吧!”

我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看来她还真的知道什么,我继续问她:“小妹妹,我是来找我的姐姐的,我和她捉迷藏,我找不到她了,你知道她在哪里吗?”我把手机里面心念的照片给她看,希望她能给我点线索。

“我见过她好久了,现在没有见到,她以前就在二楼的那个房间里,后来我也没有见过她了。我也在和妈妈捉迷藏,我也找不到她了,我还要去找妈妈,姐姐再见。”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小姑娘转身就不见了。

心念真的在这里,二楼就是我住的那间房间,难道她在那里。我轻轻地返回到二楼房间,想找点线索出来,可二楼除了一个大衣柜和一个大床来,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难道是小姑娘搞错了。经过一番折腾,我也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里我又见到了心念,她还是满脸是血的样子,叫着我的名字。“心念,你在哪里,我找不到你,我怎么帮你?”这次我居然大着胆子说话了,可心念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我的床,然后瞪大眼睛看着我。

突然我被手机铃声吓醒了,是我同学的短信。这是我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又听到了开锁的声音,我假装睡着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会儿门开了又关了,脚步声越来越近,在我床边停了下来。我的心紧张的快要跳出来了,但我却不敢动。渐渐地一只手摸上了我的脸,在我的脸上肆无忌惮的来回摸索着,我不敢睁开眼,只听见呼吸声越来越重,嘴里还一直说着:“小可爱,我来陪你啦,马上你就是我的啦。”

我再也忍受不了了,睁开眼就给了他一拳,凭我的身手对付一个人应该不成问题。

“你打我,我喜欢,再打,再打。。。。。。”到现在我才明白这个男人的智力有问题。我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制服了,并把他绑在了椅子上。正要审问,村长却闯了进来。那个男人一见村长就开口了:“爹,她打我,杀了她。”

“闭嘴,你惹的祸还不够多吗?姑娘,我让你离开你不离开,那就别怪我们了,你自找的。”村长不再是那个慈祥的村长,露出了他凶残的一面。

“村长,告诉我,心念在哪里?”我索性豁出去了,一定要问个明白,这件事肯定和他有关。

“告诉你也无妨,她就在这个房间里,在床底下的水泥地板里,我挖出来让你见一面吧。”说完他就走过来搬离了床,露出了下面用水泥砌的墙面。他又找来了一把榔头,用力的把水泥墙敲了个粉碎。突然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出现在我的眼前,只见尸体基本上已成了骨架,可脖子上挂的那串心型项链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心念的。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悲愤的心情,猛的向村长扑了过去。可他人高马大,不一会儿我就渐渐力不从心了。

“别急,我把故事原原本本告诉你,好让你死个明白。”村长推倒了我,并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两年前文辉带着心念回到了这个小山村,两人在村里办了个学堂,开始了教学生涯。可好景不长,村长的智障儿子看上了心念,并经常去纠缠心念,文辉和村长谈了好几次,村长答应好好管束自己的儿子。没过多久村长还帮自己的儿子娶了媳妇。这个媳妇是外地人,带着一个10来的女儿,她也只想找个归宿就嫁给了村长的儿子。可这个儿子经常发疯,一发疯就打骂他们母女,实在没有办法,母女俩只能逃跑,却被他儿子发现了,关在房子里。一天他儿子又发作了,这次却把魔爪伸向了小姑娘,她的母亲为了保护女儿,却被疯子推下了楼梯,再也没有醒来。小姑娘拼命反抗,却被疯子活活掐死了。当村长回来后发现这一切已经晚了,为了保护儿子,她就把母女的尸体藏在了一楼的厨房里,用水泥砌了一堵墙,谁也不会发现,还对村里人说母女俩人是骗子,拿着他们的钱跑了。

母女的死并没有唤醒村长和他儿子的良知。从此后心念的恶梦又开始了,疯子还是经常跑去骚扰她。因为是村长的儿子,村里人也没有人敢说什么。直到半年前的一天,文辉实在忍无可忍就跑去找疯子理论。可疯子哪会理睬他,心里只想着得到心念。趁文辉不注意,疯子举起了榔头对准了文辉的头,一下两下直到他再也没有呼吸。在家里的心念见丈夫那么晚还没有回来,就想去村长家找文辉。一进门村长说文辉在二楼骗着心念走进了那个暗无天日的房间,在那间房里,心念一次次遭受着他们父子俩的侮辱,他们把心念锁了起来,时不时就把她毒打一顿,想发泄了就把她侮辱一番。在那间房里心念整整过了五个月的非人生活。那天疯子又来找心念的麻烦,心念的心已经死了,她再也不想这样生活下去了,她要诅咒他们父子,死也不放过他们,她一狠心咬舌自尽了。

心念死后村长把她的尸体藏在了床底下,对外称他们夫妻有急事连夜离开了。从此小村又恢复了平静。直到我的出现打乱了他们的生活,看来今天他们是不会让我活着离开了。

突然房间里的电灯灭了,气温也突然下降了好几度,让人冷的不行。渐渐地我的眼前出现了4个身影,三大一小,齐齐地站在他们父子面前。突然有个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作恶多端,今天就是你的下场,谢谢你挖开了墙,放我出来了,今天你一定得死。我只看见村长和疯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提了起来,又被甩向了半空中。一会儿村长和疯子又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一起从地上被拎了起来,重重的摔向了楼梯口。又从楼上掉落在了一楼的地板上,顿时鲜血四溅,人肉横飞。他们也遭到了报应。

四个身影又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是文辉和心念,还有那个小姑娘和她的母亲。他们都是被害者,现在好了,他们都可以回到他们的世界里去了。

“心念,我会想你的,”我恋恋不舍地对心念说。

“帮我照顾父母,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谢谢你。”说完他们就消失了,我想他们应该可以放心的走了。

没有过多久,警车就到了。是我报的警,我在决定住下来的时候就报警了,警察找到了一楼母女的尸体,又在后面的院子里找到了文辉的尸体。到这里所有的真相都大白了。但我的心情无比的沉重,还没有想好我该怎样去面对心念的父母,该怎样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呢?

美女图片

美女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