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装潢

厉鬼吞人

2019-10-21 19:12:58|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豆沙镇是一座古镇。在镇的东面,有一个乱葬岗,相传,那里曾是前朝死刑犯的伏法之地。乱葬岗阴森恐怖,白骨遍地,就是大白青天,也很少有人敢去。

豆沙镇有两个很要好的人,一个叫“阿飞”,另一个叫“阿田”,他们形影不离,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

一天晚上,“阿飞”和“阿田”到一个朋友家玩耍,那个朋友很有钱,大家都叫他“有钱人”。不知怎的,他二人竟然跟“有钱人”打起赌来。

有钱人说:“只要你们敢去乱葬岗,取回一块人的骨头来,我就给你们十两银子!”

阿飞和阿田犹豫了一下,挺直腰板,道:“如果我二人真的取回人骨,若你反悔,那该如何?”

有钱人拍着胸膛保证:“如果我反悔,就让雷电劈死我唯一的儿子!”说着,掏出十两银子,交给在场的一位老者,“有这位老者做我们的见证人,你们该放心了吧!”

阿飞和阿田也拍着胸口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阿飞和阿田离开“豆沙镇”,朝东面的乱葬岗走去。乱葬岗离古镇虽然不远,但是一路上古树婆娑,甚是阴森凄凉。二人一边走,一边说话。

阿田问道:“咱们去乱葬岗,会不会遇到厉鬼?”

阿飞说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只要咱们兄弟两一条心,别说厉鬼,就是阎王爷见了,也会给我们兄弟两让道!”

阿田说道:“对,对,对!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二人说说走走,不知不觉,已到了乱葬岗。

月色还不错,虽然不是十五的夜,但是皎洁的月光照在地上,一切依稀可见。野草、野花长满整个乱葬岗。凄美的月光照着乱葬岗的一草一木,阵阵阴风刮来,显得无比的阴森可怖。

平日里,乱葬岗里的人骨,到处可见,不知怎么的,今晚,二人找了几遍,也未找见半块人骨。

阿飞垂头丧气,道:“怪事了!平日里到处都是,偏偏此刻,一根毛也不见!”

阿田说道:“慢慢找,一定找得到!”

二人又找了几遍,还是没找到人骨!

阿飞说道:“兄弟,事情有些不妙!会不会中了鬼打墙?!”

阿田说道:“咱们神志清醒,不像中了鬼打墙!”说完,对着乱葬岗吼了几声。

声音明明很大,奇怪的是,那声音好像被阴阴的树木和野花吞噬了一般,一点回音也没有。

阿田惊慌失色,道:“鬼打墙!咱们兄弟两遇到鬼打墙了!”

阿飞强打精神,道:“不要慌!不要慌!只要咱们兄弟两团结一心,一定能走出鬼打墙!”

说着,二人手拉手,一前一后的往前走。突然,一个青面獠牙,身高一丈余的厉鬼,挡住了去路。那厉鬼用两只灯笼似的眼睛,看着二人,道:“看来,运气很不错!好久没尝到人肉的味道了,今夜有口福了!”

厉鬼说着,弯下腰,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过来。走在前面的阿飞,被厉鬼咬住了。

在后面的阿田看见了,被惊吓得拔腿就跑。跑出两三步远的距离,忽然想起平日里,二人形影不离的感情;想起二人来乱葬岗时,说的那句话: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不由得心生勇气,转身站住。

阿田见阿飞被厉鬼咬住,正向下吞,就奋不顾身冲上去,摸起一块锋利的石块,向厉鬼的脚趾砸去。那厉鬼太厉害了,脚趾受了重击,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阿田又紧紧握住石块,在厉鬼的脚趾的同一个地方,猛烈砸了数十下。那厉鬼疼得唧唧乱叫。但是,那厉鬼就是咬住阿飞不放。

被厉鬼咬住的阿飞,上半身被吞了进去,幸而还有一双脚露在外面。情急之下,已没有别的办法可施,阿田只得用两只手攥住阿飞的一双脚,使出吃奶的力气,与厉鬼争夺。

什么是兄弟?就是在危难时刻,不会扔下对方,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的人,就叫兄弟!

就像拉锯子一样,一人一鬼,拉了半天。终于,阿田把自己的好兄弟从厉鬼的大口中抢了出来。厉鬼因为先前受了重击,不敢再发动攻击,化成一股青烟,钻进地缝,逃跑了。

仔细一看阿飞,只见阿飞脸上的皮肤都被厉鬼的口液融化掉,气息奄奄,很是危险。阿田背起阿飞,往回走。一路上,一边走,一边歇息,直到精疲力尽才把阿飞背到”李郎中“家。

却说,有钱人等到天微微亮,也没见二人回来,就上床睡觉。刚躺下,就有人急急忙忙跑来说:“出事了!出事了!昨晚打的赌出事了!赶快去看看!”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