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装潢

雨夜诡事

2019-10-21 19:57:52|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看着阴沉沉的,已经下起了小雨,而且还有想要变大的趋势的天,陈蒋楠叹了一口气:“哎……最近这天跟我犯冲啊……。”

他又看了看手中除了公文包什么都没有的双手,无奈扶额,想“许真该买本黄历了。”

正当他在犹豫是等雨停了或变小了走,还是直接冲向离自己不知有多远的公交车站盘。突然,他感觉有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上,很凉,让陈蒋楠打了个寒颤。陈蒋楠回过头,原来是前几天刚来的新员工——孟淼桥。

“前辈,您加班吗?”

陈蒋楠点了点头,说:“你怎么也这么晚才走?”

孟淼桥说:“我回来拿东西。”

“那你带伞了吗?”陈蒋楠问。

孟淼桥说:“我出来的时候看天不怎么像要下雨,天气预报也没说,所以……”

就没带。

陈蒋楠问:“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公交车站盘?”

孟淼桥摇了摇头说:‘没有。’看到陈蒋楠有些失落,他又说“不过,我记得这点每晚都会有几辆出租车,要不我们等等?”陈蒋楠点了点头。

夜越来越暗,雨也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样子,淅淅沥沥的下着,反而还有变大的的趋势。陈蒋楠打了个喷嚏,感觉越来越冷,不禁搓紧了外套,本来今天上午阳光明媚,陈蒋楠穿的也不是很厚,谁知下午的时候天气突然变了,想想,陈蒋楠又打了个寒颤。

突然,孟淼桥将自己身上的外套递到陈蒋楠的面前,说:“前辈,给。”

陈蒋楠拜了拜手,说:“不用,你的身体比我还凉,你自己穿吧。”

孟淼桥笑了笑,将陈蒋楠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使陈蒋楠感觉他的脸上不必手上好多少,然后说:“我天生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体都很凉,但是我自己却感觉不到。”

陈蒋楠不信,但突然,大风夹杂着雨点,向陈蒋楠与孟淼桥扑来,陈蒋楠又浑身打了个抖,然后不停的打喷嚏,在看孟淼桥,只是皱了皱眉,然后将外套披在陈蒋楠的背上。

陈蒋楠扯出一抹笑说:“谢谢哈。”

孟淼桥摸了摸后脑,笑道:“没事。”

在这过后不出五分钟,一辆出租车缓缓行驶过来。

陈蒋楠将它拦住,敲敲窗户示意司机把窗户打开,于是,他看到车里的人,有一个正在抽烟的司机,副驾驶上坐着一个长相貌美的女人,后座只坐了一个小女孩。

他头顶着孟淼桥的那件外套,边挡雨,边说:“师傅,请问能带我们一程吗?”

司机看了看女人和小孩,然后看向了陈蒋楠,陈蒋楠顿时明白了,说:“司机师傅,您可以先把这位女士和小朋友带回家,然后再把我们带回家吗?”

司机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陈蒋楠连忙向孟淼桥招了招手,殊不知孟淼桥却已经去了后车车门前,见状,陈蒋楠也打开了车门,进去。“呼……”

陈蒋楠呼出口气,也是,这么长时间冻着,好不容易坐到了个稍微温暖点的地方,他搓了搓手,将早上顺手从前台拿的的一颗糖从口袋里拿出,递给了小女孩。女孩眨巴眨巴眼睛,软软蠕蠕的说了一声:“谢谢。”

陈蒋楠笑了笑,说:“小朋友,你今年多大了呀?”

小女孩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叔叔,我叫阮阮,今年五岁了。”

陈蒋楠笑了笑,摸了摸阮阮的头,与她聊了起来。聊了一会儿,陈蒋楠感觉车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他听到司机说:“车……轮胎是不是爆了?”

陈蒋楠一惊,看向窗外还是不像要停下来的大雨,想去看一看车轮,却听见门被关住,孟淼桥回来说:“嗯……的确爆了。”陈蒋楠看向孟淼桥,心想:为什么这人出去没有声音,难道我……

陈蒋楠摸了摸耳朵,叹了口气。谁知孟淼桥像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似的,摸了摸耳朵,朝他笑了笑,陈蒋楠脸红了一会儿。

这时,一直没说话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女人道:“这里离我家不远,我带了三把伞,先去我家避一会儿吧。”

众人点了点头。由于只有三把伞,阮阮和她妈妈用一把,司机的体型。。偏大,所以陈蒋楠和孟淼桥用一把伞。雨仍然下的特别大,在路上,陈蒋楠不停地打着喷嚏,令他奇怪的是,小女孩和女人竟然都没打一个喷嚏,令他非常的疑惑,但是不一会儿,他就不去细想了,因为天已经不仅仅只是下雨,而且还渐渐的下起了雪。

所幸,那女人的家的确很近,陈蒋楠看了看,是一座很大的别墅,待他们进去后,陈蒋楠又看了看里面的装潢,很豪华。那女人笑了笑说:“我家里还有些剩饭剩菜,我看你们被雨淋了这么长时间,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我去把它们热一热。”

陈蒋楠刚想拒绝,但是他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

叫了起来,无奈,他只能说:“辛苦您了。”女人捂嘴笑了笑,转身进了厨房。“哥哥。。。”

陈蒋楠看向拉着自己衣襟的阮阮,说:“阮阮怎么啦?”阮阮摸了摸自己的衣服,腼腆的说:“哥哥。。。可以再给我一颗糖吗?”

陈蒋楠笑了笑,摸了摸阮阮的头发说:“好啊,不过哥哥现在没有糖,等雨停了,哥哥带着你一起去买好不好啊?”

“啊?”

阮阮瞥了一下嘴“那好吧。”

陈蒋楠蹲下身,点了点阮阮的鼻子说:“糖虽然好吃,但是却也不能吃的太多,对牙不好。”阮阮点了点头。

女人推开厨房门,说:“来吃饭吧!”陈蒋楠坐在凳子上,说:“请问可以怎么称呼您呢?”女人笑了笑,说:“我姓原,你叫我原阿姨吧,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已经四十岁了。”

陈蒋楠惊讶的张大嘴巴,然后说:“看起来真心不像……”

原阿姨笑了笑说:“尝尝菜怎么样?”陈蒋楠咬了一口,顿时感觉一口的腐臭味,但是看到司机,阮阮都在吃,也没说出口。

夜晚,熟睡中的陈蒋楠隐约听到“吃了他”

“你也是同类”以及打斗声,他想醒来,可是感觉眼皮有千斤重。。。

“诶诶!陈蒋楠,陈蒋楠!”陈蒋楠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费劲力气的张开眼,眼前的是他的朋友——陈小月。陈小月说:“陈蒋楠,你可算醒了,急死我了。”

陈蒋楠皱了皱眉说:“孟淼桥呢?”陈小月说:“他不是出去办事了吗?应该今天就回来——话说陈蒋楠你怎么了?我去找你就发现你窝在你家门口,身上满是泥污,来到医院检查,发现你竟然吃了已经不知坏了多少年的东西?”

陈蒋楠刚想回答,就听见门外有人说“嗯,是的,四个人在出租车行驶的过程中,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应该是打了起来,汽车突然失灵,撞在山上,四人中有一儿童,均已死亡。”

陈蒋楠听到后猛然下床,打开病房门,不顾正在打电话及其他医生惊讶的神色,将盖在四人身上的白布一一揭开,那四人的相貌令陈蒋楠后背直冒冷汗。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八卦阴阳录》

《与校花的捉妖日志》

美女

友情链接: